原油价格暴跌催生当前最赚钱的生意 特朗普听了

 新闻资讯     |      2020-04-17 17:00
原油价格暴跌催生当前最赚钱的生意 特朗普听了都吃惊 金融界精选 04-06   在外行人看来,当今的石油贸易是如此惊人,就连“什么都懂”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描述它时,听起来也是大吃一惊。   “现在海洋里到处都是石油。那是他们储存石油的地方,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特朗普本周在白宫的演讲台上说。“现在每艘船都装着满满的石油。”   随着石油需求直线下降,主要产油国迟迟达不成减产协议,而各国的路基储油设施正在被加速填满,石油贸易商们前所未有地利用世界上的超级油轮作为临时的漂浮储存设施,将数百万桶未售出的石油装进船里,飘在海上,直到经济有所好转。在这就连华尔街精英们都努力“活下去”的时节里,这项不寻常的贸易已然成为目前最赚钱的交易之一。   从新加坡海岸到北海,各种大型油轮开始减速,准备抛锚,将世界经济暂时不需要的原油储存起来,因为燃料的需求因新冠疫情爆发而直线下降。但由于石油供应仍然远远超过需求,因此可能需要更多的油轮。   全球最大的超级油轮运营商之一——Frontline的负责人罗伯特-哈维德-麦克劳德(Robert Hvide MacLeod)表示:“世界正以历史性的速度过度生产石油。陆基存储是有限的,很快就会被填满。在船上储存将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海上油轮储油显然让特朗普吃了一惊,但更惊人的是这项贸易的利润率。在这个行业里,它经常被描述为印钞机:交易者低价买进现货石油,然后立即在期货市场上卖出他们的货物,锁定丰厚的利润,同时风险行还很小。在OPEC减产的消息周四提振油价之前,交易员们很容易锁定了20%的年回报率。   在世界上数百艘超级油轮中,大量的油轮被租用,不是为了将原油从A地运往B地,而是为了在岸上油轮空间不足的情况下储存石油。   全球最大的石油交易公司摩科瑞能源集团(Mercuria Energy Group)的联合创始人杜南德(Marco Dunand)估计,目前已有2.5亿桶原油和成品油浮在水面上,除了作为海上储存,还可能是由于炼油厂目前无法接受更多的原油而等待卸货。   “过量生产的石油正在把自己推入水中,”他说。   对大宗商品交易公司和油轮所有者这样的业内人士来说,浮动储油根本不是问题,而是一个赚钱的工具。   现在的石油市场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今每桶石油的价格远远低于市场愿意在六个月或一年之内支付的价格,也就是所谓的期货溢价市场。期货交易员就可以购买现货原油并储存起来,同时在远期市场出售,这实际上锁定了不同日期之间的价差。只要期货溢价足够大,足以覆盖仓储、金融和保险的成本,交易就是有利可图的。   海上储油6个月的获利海上储油6个月的获利   英国石油交易商托克集团(Trafigura Group)的石油交易联席主管本-鲁克克(Ben Luckock)表示,石油正在成为“一种世界不需要的大宗商品”,迫使进入非传统的储存方式:油轮。   “原油的问题很快就会到来。我们需要更多的期货溢价来支付非传统类型的存储,”他说。   本周早些时候,布伦特原油市场(Brent market)的6个月期货溢价扩大至每桶14.46美元的创纪录水平,超过了2008-09年石油危机期间创下的峰值。   海上储油已经成为全球油企争夺的最复杂交易领域,包括在石油行业以外鲜为人知的名字,如维多集团(Vitol Group)。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公司(Glencore Plc)租用了全球最大的油轮欧洲号来储存原油。过去,包括亿万富翁科赫兄弟(Koch brothers)旗下的科赫供应与贸易公司(Koch Supply &; Trading)和荷兰皇家壳牌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等都在这一领域布局。   船主利润   期货交易员并不是唯一赚钱的人。船主们也正收取着高昂的储油费用。两年前,大型油轮(VLCC,Very Large Crude Carriers)的日价格约为1.8万美元。今年,一位船主已经将每日价格提高到了40万美元创下记录,翻了超过20倍。   “人们对海上储油有着巨大的兴趣,这有助于提高运费,”菲尔恩利(Fearnley) a /S公司的油轮经纪人哈尔沃-埃尔莱弗森(Halvor Ellefsen)说。“最重要的是,航运市场上的每个人都非常清楚期货溢价,以及它能给交易员带来的利润。”   然而,一方面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需求减少,一方面OPEC与俄罗斯大打价格战,对全球范围内的石油行业来说确实是一场灾难。在贸易商和船主从期货溢价中获利的同时,特朗普渴望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合作减产,以提振油价,保护美国石油行业工人的就业。   随着特朗普敦促利雅得和莫斯科采取行动,期货溢价已经收窄,危及海上储油交易的盈利能力。   但这远远没有结束。   即使欧佩克联盟像特朗普所说的那样每天减产1000万桶,也不足以抵消需求下降的影响。多数高管表示,全球原油需求下降的幅度要大得多。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署长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表示:“根据我们的数据,即便是这次减产1000万桶,在第二季度,我们也很可能看到库存每天增加1500万桶以上。”   届时,当各国陆基储油设施被加速填满,石油将不得不流入水面——流入特朗普提到的那些油轮中。